头像

用证据还原历史 坚信公平与正义终会到来

新华网江苏 江苏要闻 专题 政务 民生 市县 体育 无人机 价格观察 财经 旅游 教育 房产
近日,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来到南京,参加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举行的《日军“慰安妇”制度罪行展》开幕式。在接受采访时,他表示,近年来,针对“慰安妇”问题的研究取得了一定进展,公众对于该制度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
精彩观点
1
苏智良

南京是对研究“慰安妇”制度有重要价值的城市

南京是对研究“慰安妇”制度有重要价值的城市
南京是对研究侵华日军确立和推行“慰安妇”制度具有重要价值的城市。尽管该制度最早于1932年在上海推行,但直到1937年7月日军全面侵华后,慰安所的规模和数量才开始剧增。南京是当时日军中国派遣军司令部的所在地,驻军尤其多,慰安所也特别多。也正是从这里,侵华日军开始把“慰安妇”制度不断推延扩大到其他占领区,设置的慰安所遍布中国20多个省(市)。
该项罪行的最新证据,是一张从日本东京竞拍来的照片,照片中的建筑门头上写的是“人民妓院”,显示有日本兵进出。这张照片来自当年日军士兵的一本影集,影集前后关联的是南京街头的场景。
历史学研究关键要拿证据,我们会加大搜集资料的力度。还原历史就是跟时间赛跑,对“慰安妇”幸存者的调查还有很多路要走。
1
苏智良

每位老人的证言都是铁一样的证据

每位老人的证言都是铁一样的证据
日本“慰安妇”制度是二战中日军推行的侵犯人权的战争暴行,也是二战遗留下来没有解决的标志性问题之一。在国内发现的幸存者有300多人,她们分布在黑龙江、山西、海南、江苏等地,大部分老人已经离世。截至2021年8月,中国国内仅有10余位幸存者健在。近30年来,我们走访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数以百计,每一位老人身上都有一段令人揪心的故事,她们的证言是铁一样的证据。
我们希望能够保护“慰安妇”资料,铭记历史,吸取教训,谴责暴行。我们的努力,一定要对得起逝去的和在世的“慰安妇”制度受害者。
1
苏智良

坚信公平与正义终有一天会到来

坚信公平与正义终有一天会到来
历史不容忘却。中国曾几度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递交了将“慰安妇”相关资料列入世界记忆名录,但都没有成功。国际社会对日军“慰安妇”问题早有公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应该屈服于日本政府的压力而缺席,甚至回避。
在日军“慰安妇”制度之前,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主权国家把女性作为“性工具”,来推动、刺激士兵战斗。近年来,每一次日本教科书的修改,都是企图删除、否认“慰安妇”制度这一战争犯罪。日本政府到今天仍没有彻底反省,依然对“慰安妇”问题百般抵赖,更谈不上诚恳道歉和赔偿。我们要与这种行为斗争到底,坚信公平与正义终有一天会到来。
1
苏智良

“慰安妇”问题研究需要更多的力量和更长的时间

“慰安妇”问题研究需要更多的力量和更长的时间
在战后很长的时期里,人们对日本战时的“慰安妇”问题几乎一无所知。2021-10-28,一位韩国老人首次以受害者的身份公开站出来,才使“慰安妇”史实为世人所知。这一闻所未闻的反人类罪行的新闻报道迅速占据了多地的报刊和电视台头条。由此,“慰安妇”一词在世界范围内才得以传播。
尽管在战争最后时刻,日军销毁了大量关于“慰安妇”制度的证据,但是经过30年的努力,至少把一部分的历史复原、记录下来了。现在能够确认的是,日军在中国设置的慰安所至少有1000个,南京有70个以上,海南有90个以上,上海有172个以上,浙江有174个以上,山东、湖北等地各超过200个。
30年来,学者们出版了数以千计的论著,基本弄清了“慰安妇”问题的来龙去脉,还有一批书籍被翻译成不同语言在多国出版。此外,南京、上海、黑龙江、云南四地也建立了慰安所陈列馆或博物馆。
30年来,我们从不知晓这一历史事实,到越来越多的媒体、民众去关注,尽管取得了一些成果,但仍需要更多的研究力量、更长的研究时间。
苏智良
上海师范大学教授、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
01007008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百度